海棠书屋 - 言情小说 - 【gb/女攻】扶他在线阅读 - 你要包养我吗

你要包养我吗

    谢意之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平行世界。

    一开始,她只是隐约感觉镜子里的自己是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细思极恐。

    谢意之以为只是最近工作太累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她恍恍惚惚做了个梦,梦见了另一个世界高中时的自己。

    那时候父亲没有入狱,谢家没有没落,她还当着自己金尊玉贵的谢大小姐。沈翊则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一世的他,自出生之时就被发现是雌雄同体。沈母没有遇见沈易生,带着年幼的他,远离家乡,饥寒交迫下选择了经营皮rou生意。

    沈翊的经历比上一世还不如,成了母亲顾客发泄的对象。如果说一开始还只是打骂,等母亲过世后,沈翊简直全盘继承了母亲的生意,日日在床上赚取生活费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只是一场梦,结果醒来,竟然成了真。

    她真的来到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谢意之捂住脸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……

    “叩叩”管家在敲她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

    衣服和头发一丝不苟的女管家推门进来,递上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是刚刚收到的一份快递,我没敢拆,直接拿来给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。”谢意之收到管家有些诧异的眼神,回过味儿来:“行,你先回去吧。”又补充道:“我这两天可能会带一个男孩回来,你看看布置一下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尽管收到有些匪夷所思的要求,但是管家依旧体现出良好的职业素养,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谢意之打开了档案袋。她刚穿过来,就指使私家侦探调查了沈翊的资料,现在正好送过来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里,她已经二十四岁,沈翊却小得多,今年虚岁堪堪十八。

    这倒是个契机,可以直接收养他。虽然在法律上不符合规定,但是以这个世界谢家的能耐,找个人挂名并走完全部流程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……不过,还得带他去做个身体检查。

    谢意之揉了揉眉心,有些许困扰。

    一想到要面对这个世界的沈翊,还是感到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谢意之把这件事情委托给自己的秘书。这个世界的她毕业三年,现在已经到得盛集团一家分公司当总经理,业务如火如荼展开着。

    虽然谢意之从前没怎么接触过原本的集团事务,但是她穿过来之前和现在年岁相当,也有着相应的工作能力。

    不知道原本世界的沈翊怎么样了。她穿过来之前,他正和她闹别扭,竟然直接搬出了家独住,他们已经好几日没见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源源不断的工作冲淡了谢意之的种种思绪,她在忙碌的日常中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。

    这天谢意之忙到很晚,几乎到了晚上八九点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。

    原本在黑暗里看不清楚,打开灯,谢意之突然发现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人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竟然是沈翊。

    他低垂着眸,褐色的头发有些长,刘海遮住眉目间的神色,发尾到肩,垂在衣服上,看起来乖乖巧巧的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谢意之自如地说。“怎么不开灯,吓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秘书今早已经把沈翊的体检报告交过来。所幸,双性的身体并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损伤,也没有染上什么病,看来这个世界的沈翊也很聪明,能护好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不敢……”沈翊嗫嚅着说,露出一点不安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在故意示弱扮可怜,是为博得主人的怜悯。

    谢意之笑笑,没有戳穿他的小心思:“没关系,你以后就当这里是自己家。”

    沈翊抬起头,她终于看清他的样貌,跟上一世差不多,只是眉目柔和许多,有几分阴柔气息。他眼中闪着异样的光:“是嘛……所以,这整个房子,都是你的啰。”

    谢意之皱了下眉毛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意识到两个世界沈翊的不同来。

    不过,都招人可怜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是要包养我吗……”沈翊咽了一口口水,下面的花xue也暗暗地吐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包养……?”谢意之惊讶于这个词,不过似乎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不,就是……”谢意之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词,她说:“谈恋爱吧。”随后,又补充道:“当然,你可以选择拒绝。”

    谈恋爱?

    沈翊几乎要笑出声来,这是什么新的有钱人的游戏方式吗?难不成,她会跟他这种人结婚?

    谈个恋爱需要特地把他的户口迁过来,把他养在自己的别墅里吗?

    真是令人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沈翊心中冷笑着,面上却乖乖巧巧地说: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谢意之没有过多解释,反正说再多他也不会信。

    况且……两人现在这般,确实像是她要包养他。

    谢意之坐过去,把他的头发别到耳朵后面去:“以后你就不用再吃苦了,跟着我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更像什么油腻中年大叔发言了。

    沈翊弯了弯眼睛,脸颊在她手上蹭了蹭,突然张开嘴把她的手指含了进去。

    谢意之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关键是。“我回来还没洗手。”

    沈翊眨巴眨巴眼睛,把她的手指吐出来。

    确实是,咸咸的。他下意识砸吧一下嘴。

    隔阂的泡泡像一下子被戳破了,“啪”一下炸开。

    谢意之愣了一下,突然俯下身去,吮吸他的唇。

    大脑缺氧的情况下,理智逐渐退居二线。谢意之揽住他的腰,把他压在床上。

    沈翊相当顺从,积极地回应她,腰腹的东西也硬起来,戳在她腰上。

    谢意之感受到身下的guntang,笑了笑。用额头抵住他的,感觉这个世界的沈翊要矮一点:“好好吃饭,快快长大啊……”

    沈翊愣了一下,错了意:“你想让它变大?”

    倒也不是不行。他的身体偏女性化,但他的自我认同是男性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“很难用得上。”他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谢意之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变大啊……那这个呢?”她的手钻进他的短袖衬衫,向上摸他的乳尖,但是她只摸到了一层厚厚的布料。

    谢意之诧异地掀他的衣衫,沈翊下意识躲了一下,但是很快又不动了,任由她把上衣脱掉。

    裹胸的绷带被一圈圈散开,白嫩的胸rou呈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他的胸像发育期的少女一般,不大不小,饱满圆润,乳晕是粉红色,中间小小的乳粒此时挺立起来,中间一个深红的小孔。

    谢意之将灯开亮了点,发现他的rutou上打了乳孔。

    这是不属于她的痕迹。她直接往里探了探,引起他一阵战栗。

    沈翊吐了一口气,放松身体,躺在了沙发上,双臂抬起搭在沙发上,眼睛弯弯地看她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在邀请。

    谢意之扒下他的裤子,露出鼓鼓囊囊的白色三角裤。前段已经洇湿了一小片,沈翊分开双腿,底下的布料也湿了。

    谢意之隔着布料揉了揉前面的rou团,听到沈翊闷哼一声,下意识夹了夹腿。

    她往中间摸过去,探进去半个手掌。里面的软rou湿滑,她摸索着找到了他的阴蒂,捏了捏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沈翊嘤咛一声,扭着身子,把内裤脱下来,薄薄的一层地挂在脚腕上。

    春光乍泄,谢意之的目光不禁向下探索。

    私处的毛发早已脱去,现在只剩白白嫩嫩的性器和软rou。

    双性的身体偏女性化,yinjing小小的一个,好像七八岁小孩儿的一般,后面小小的卵蛋贴着。

    沈翊不太敢看,将头扭过去。

    他其实是不怎么喜欢自己的身体的,每见到一次,它们都提醒着——他人不人鬼不鬼地活着。

    谢意之将他秀气的yinjing拨开,看到底下的光景。

    软乎乎的rou唇带点水光,透明的液体拉丝,滴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你的水好多,把沙发弄湿了。”谢意之故意戏谑他。

    沈翊又故意露出一个媚笑,“嗯……是想你,想主人想湿的……”他身体前倾,直接往她的手指上坐了下去。“咕叽”一声,吃下了她两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他发出一声压抑的鼻音。

    沈翊软了身子,倒在谢意之身上,双乳软绵绵地印在谢意之胸口上。

    谢意之身体一僵,手指被湿滑紧窒的内壁包裹着。

    沈翊把她的手往自己里面摁,往前送着腰:“嗯……嗯好爽……”他眯起眼睛,假装享受,实则在悄悄观察着她的反应。

    女人,尤其是有权有势的女人,喜欢他这种多半是喜欢那种掌控感,看他在自己脚下又痛又爽的yin荡表情。

    虽然见面时间很短,但是他有种直觉,这个气质沉静的女人是S。

    不见血的话,倒也不是不能忍受。

    他这样想着,突然,女人手指抽出,将他抱了起来,男孩下意识用双腿缠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男孩把脸贴在她的颈侧。

    他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做错什么了吗?

    他仰头看她,女人的气息喷在他脸上,带来酥酥麻麻的触感。

    突然,抱着他的双手松开,他脱力,失重地往下掉,发出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迎接他的是柔软的触感,沈翊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是被子。

    谢意之把沈翊抛到床上后,拉开柜子,拿出一块隔尿垫。

    沈翊心凉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就是老手。而他现在已经完全属于她,无论她要做什么他都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谢意之回过身看他。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害怕又佯装镇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轻嗤一声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不会弄伤你。”

    “安全词是什么?”沈翊绷了声音,小肚子打着哆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想了想。从前她和沈翊之间不怎么用安全词,都是她爱怎么折腾怎么来,他心知她不会伤他,也由得她去。

    “我想想……安全词……”谢意之回忆,“安全词是棉花糖。”

    这个词好念。于是他问——“我叫您什么?”

    谢意之已经拿出一瓶润滑,挤到他xue口处:“叫我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冰凉的触感使小口紧张地翕张着,沈翊呆呆地看有着水晶吊灯的天花板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么紧张。他明明应该显得识趣一些。

    ……以后就要困在这个地方了吗。

    后面突然探进来两根手指,他xue口一吸。

    沈翊回过神,抬起臀迎合她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粗粗的东西抵到花xue上,伴随着“咕叽”的水声,谢意之一下子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有点松啊。”她故意调笑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地抽插几下,谢意之把假阳拔了出来,沈翊意犹未尽地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知道主菜未上,刚刚连前戏都不算。

    突然柔软的布料蒙在眼睛上,世界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沈翊瑟缩了一下。